朱军首次回应性骚扰案,自认无辜被碰瓷,记者曝案发现场疑云重重

2020-12-22 00:52:00 来源: 阳光八卦君

2018年7月,一位网名叫作“弦子”的女生在微博上发文,并自曝4年前在央视《艺术人生》栏目组实习期间,曾遭受主持人朱军的性骚扰,随后,此事造成极大的社会舆论,朱军本人更是因此一度“消失”在了公众视野面前。

一晃眼,时间过去已经两年有余,虽然案件审理仍未进行时,但这么长时间以来,“受害人”弦子在外界一直积极发声,加上“me too”“女权”等女性意识的崛起,弦子隐隐间早已占据了道德至高点,反观朱军,却因为沉默而加剧了外界对他的质疑。

不过,朱军的沉默只是暂时的,12月21日夜晚,一位记者在微博上就朱军与弦子的案件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调查,除了实地走访当年案发现场外,该记者更是记录了朱军首次就此案的相关回应。

而朱军本人,也同时转发该记者的微博并于社交平台上表态:

这两年多我承受了巨大耻辱,一直未发声因我坚信清者自清,相信法律。我负责任的对所有观众说,我从未触碰过那位女士一分一毫。我希望,毫无证据的就给人处以私刑,到我为止,不会成为社会惯例。

在这篇文章中,除了朱军的回应之外,该记者还分别整理了案件的公开信息,首次公开了双方当年的笔录核心要点,首次实地走访当年的化妆间以及核心目击者的首次发声。

由于案件的公开信息大众已经了然于胸,这里便不再进行多余的赘述,同时,在进行相关内容整理时,我们不妨先打乱顺序,先看看朱军对于此事的首次回应,相信这也是外界最为关心的内容。

首先,在记者对朱军的采访中,朱军明确表示在案发前完全不认识弦子,包括案发当天也不认识,之所以不回应,是被纪律要求所限制,其次,朱军虽然承认可能对弦子说过一句“你长得很像我太太”的话,但朱军表示这只是为了缓解气氛,也否认与弦子有肢体接触,包括在当时被警察找上门时,朱军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针对颇有争议的合影事件,朱军的回答是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交流,只是为什么会对着镜子合影,朱军表示记不清了,此外,对于律师提到弦子有妄想症的说法,朱军表示弦子说话前后不一,隐瞒了真实的化妆间客观环境和人来人往的事实,故而才有此怀疑。

最后,朱军自认是受害者,也表态相信法律迟早会给自己一个清白,至于庭审情况,朱军以不公开审理的因素拒绝了透露。

其实,如果只是单单从朱军的回应来看,他回应的内容既是外界的想象之中,也是基于事实的一个简单的自我阐述。

另外,在朱军回应之余,该记者的其他调查,也值得放在一起详细揣摩,首先是弦子和朱军两人的笔录,在笔录中,两人的说法迥然不同,弦子表示朱军对其猥亵过程从开始到结束持续了整整40-50分钟,途中,有两位工作人员、两位观众以及郁钧剑和其团队先后进入,每次有人进入,朱军就暂停,人一走就继续。

但朱军的说法是两人只是聊天,没有发生任何肢体接触,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。

两人的说法完全不同,这就说明了其中肯定有一人在撒谎,至于谁撒了谎,在案件审理结束之前,暂且没必要去讨论。

但该记者也首次曝光了当时的案发现场,据该记者的实地调查,该案发现场是位于央视老台的K127号化妆间,

我们从记者提供的照片来看,不难发现该化妆间两面都是镜子,没有任何遮挡物,其中,照片中被圈标记的位置,也是当时朱军所坐的位置。

其次,该记者也获悉化妆间并非朱军一人独用,包括大门在使用期间也不能完全关闭,而平时房间里有人化妆时,房门也正如图中所示,一半遮掩一半打开。

根据记者提供的案发现场的照片来看,我们完全可以推断出这是一个半公开的场合,在弦子在之前的回应中,她也表示就是在这里遭到了朱军的“性骚扰”。

但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,既然是公开的场合,那么朱军是如何在多人先后进出的情况下,做到没有露出丝毫痕迹,而对弦子进行45分钟的“性骚扰”呢?包括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目击者,对方也表示完全没有发现朱军有任何行为上的不妥。

其次,该目击者也表示,当时朱军坐在椅子上,弦子则站在朱军的侧后方,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一米,也没有任何身体接触。

其实这些因素叠加到了一起,此事就已经显得疑点重重了,而且,该记者在文章中,也描写了弦子曾在微博中指出是阎维文进入化妆间后她才趁机逃离,但实际上,当天出入化妆间的郁钧剑,阎维文不仅没有参加录制,后续也出具了书面证明,只不过,后续弦子在笔录中又改口说了是郁钧剑。

虽然这点可以解释为弦子当时可能认错了人,但该记者在这些质疑的同时,也放出了一个关键性证据,其衣物曾被警方送去做DNA检验,但检验结果是:未在衣物中发现除弦子之外第二个人类的DNA。

这个证据带来的效应不言而喻,在法律方面朱军显然也将有着天然的优势,当然,在案件审理出炉之前,我们还是要坚持一个观点:不轻易站队,相信法律。

至于其他,该记者在后记中透露,近期弦子起诉朱军性骚扰案正式开庭,但这其实是2018年朱军首先起诉弦子诽谤侵权的反诉,其次,弦子在此次庭审中也提出了三个诉求:1、请求三位法官回避;2、请求公开审理;3、申请朱军本人到庭。

弦子为何有这样的诉求,究竟是对法庭的不满,还是对案件审理的不公?我们都无从得知。

但相比较朱军一直沉默,且表态相信法律的态度来看,弦子至少从各方面来讲,率先公布更多细节的举动,都已经领先朱军不止一步了。

或许,在绝对的事实面前,无论是谁占据着舆论的优势,终究还是没办法逆转结局,只是,在真相出炉之前,朱军的“社会性死亡”的局势,还是先一步发生了。

阳光八卦君

推荐阅读

欧洲体育台在线观看 皇冠比分 比分直播 足球彩票 即时比分 BOTI 排球比分 NBA下载 CCTV5在线直播 足球APP